首頁 / 大眾點評 / 正文
唐山向北,長沙向南
唐山信息港 發表于:2019-8-17 01:39 復制鏈接 看圖 發表新帖
閱讀數:1175

◆變則通,不變則殆。
先前,我談過很多區域發展問題,其中很多是明星省份或者城市,比如上海、廣東、四川、江蘇等等。
今天,要談的是兩個知名度相對不那么高的城市:唐山、長沙。
唐山、長沙,看似“風馬牛不相及”,但實際上有許多相似之處。比如,長沙是湖南省會,唐山則力壓國際莊,穩坐“河北一哥”的位置;更重要的是,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長沙、唐山都是區域經濟重鎮。
只不過到如今,一個早已成了現代工業大城,一個還在鋼鐵、煤炭等重工業中探索轉型。
推開來看,從這種普通城市的此消彼長中,更能看出大勢。


長沙、唐山
1. 一退、一進  
在90后的心中,唐山的存在感不強,除了“唐山大地震”,恐怕很難想出關于唐山的多少信息了。但其實,唐山底子十分厚實。
得益于洋務運動,唐山成為“中國近代工業的搖籃”。
創造出很多中國近代工業之最,像第一條標準軌距鐵路、第一臺蒸汽機車、第一桶機制水泥等等。歷史書上,開灤煤礦、開平礦務局等大家熟悉的名詞就來自唐山。
1949年后,唐山工業強市的地位得以保留,仍然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原材料、重工業基地。
在1980年,唐山GDP為35億,全國排名第19,要知道在3年多前唐山才經受大地震的打擊。唐山經濟底子厚,也可見一斑。
1990年代后,隨著煤炭、鋼鐵需求量的不斷增長,唐山的經濟得到了較快發展。

70年代唐山的火車站
反之,長沙在進入21世紀前,一直不顯山不露水。
2000—2010年,唐山GDP多次沖進前20。就拿2007年來說,唐山GDP為2760億元,排名第20。而長沙排名第28,GDP為2200億元,稍遜一籌。


進入新世紀后,唐山GDP首次沖進前20

真正的轉折發生在2010年,當年長沙GDP達到4500億元,排名第18。唐山排名第20,以不到130萬差距,首敗于長沙。
首敗,亦是轉折之敗,從此長沙的GDP猶如做了火箭一樣,蹭蹭往上漲,并于2017年突破萬億大關。
而唐山,則有點一蹶不振,GDP排名再也沒有進入前20(2018年位居27位)。

近40年長沙、唐山經濟總量比較(單位:萬元)
長沙在城市化率、知名度、商業活躍度等方面,也領先唐山。
在衡量一個地區的商業競爭力與消費活力上,有一個指標——“星巴克算法”,即一個地區的星巴克門店數,往往代表了該地區的商業活力。
在星巴克官網查詢,長沙共有43家門店,唐山只有區區4家,優劣明顯。

長沙(左)、唐山星巴克分布比較
實際上,無論是天時還是地利,長沙都不突出。作為中部城市,長沙沒有享受到海港經濟的紅利。在“中部崛起”的國策下,受制于武漢、鄭州、合肥等,長沙受益相對也不大。
唐山呢?
不僅有著良好的工業基礎,還背靠京津、坐擁良港,拿得一手好牌。
可是,縱觀如今的局面,不免令人唏噓,長沙的逆襲,秘訣是什么?

唐山港京唐港區集裝箱碼頭
2. 變、不變  
《周易》有言: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,這句話可以概括長沙近20年的蛻變。
敢打敢拼,這種個性最鮮明地體現在長沙文化產業上。2000年,湖南衛視虧損1.1億元,這讓剛接手湖南電視臺的歐陽常林十分焦慮。
不變則死,面對這樣的困境,他決定放手一搏。2004年,率先提出全力打造“最具活力的中國電視娛樂品牌”,這一口號的試驗品正是《超級女聲》。
他在和蒙牛這一大贊助商的談判中甚至說:
除了湖南衛視不能叫蒙牛臺,我們所有的資源都給你。
最終,從蒙牛拿到了2800萬投入。這種拼命三郎的狠勁,使得超女大獲成功,在巔峰時期,共有13萬女孩參加海選,觀眾累計投票3000萬張,收視率高達12%。
2005年,超女冠軍李宇春登上《時代周刊》封面。她說,這不是她個人的勝利,是節目的勝利。



往更大的方面來看,這也是湖南衛視的勝利,是長沙在文化產業上的勝利。
前者成為內地獨有的綜藝娛樂強臺,后者成為中國娛樂之都。
實際上,在文化產業鮮艷的外衣下,長沙工業實力同樣不容小覷。
和唐山因傳統原燃材料而興的鋼、煤工業不同,長沙以現代工業為主,即以工程機械、新材料、汽車及零部件、電子信息等為主的產業鏈群。與傳統工業相比,現代工業無疑附加值更高、競爭力更強,對環境也更為友好。
長沙現代工業的成功,同樣是事在人為、苦中求變的結果。
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,全球熄火。為對沖經濟下行,中國推出大規模基建投資計劃。這對長沙來說,正是一次重大機遇。
在政策層面,2008年長沙政府提出打造“中國工程機械之都”,隨后又提出打造“全世界最大的裝備制造基地”。
在企業層面,以三一重工、中聯重科兩家公司為代表,長沙的裝備制造業不斷開拓市場,頻頻收購洋企,日子蒸蒸日上,撐起了長沙工業的一大片天。
2018年,長沙工程機械產業產值達到1660億元,占全國的23%、全球的7.2%,產品覆蓋160個國家和地區。
現在,從南到北、從西到東,無論是國際機場、高鐵線路,還是城際軌道、航天發射中心,都可見到長沙裝備制造業的影子。
還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,每天分布在全國的數十萬臺挖掘機,將形成的大數據輸往長沙,甚至可以構建出一個獨特的“挖掘機指數”,成為中國經濟運行“涼熱”的風向標。
2018年,長沙食品及農產品加工、汽車制造兩大產業鏈產值也超過1000億元。

近年來長沙工業總產值(億元)

同期,唐山則要遜色很多。
隨著鋼鐵產量飽和、價格下降、環境污染,唐山曾經引以為傲的傳統工業,反而成了拖累。
柴靜在其記錄片里曾說過:
世界鋼產量中國第一,河北第二,唐山第三,美國第四,唐山瞞報的鋼產量第五。
唐山對鋼、煤產業的高度依賴,決定了其轉型之路并不好走。
新的未立,唐山高新技術開發區、鳳凰新城、城南開發區,還沒有取得突破性進展。
舊的未除,重污染企業的轉移和關閉,雖然對環境起到了保護,但流失的是崗位、GDP,百姓消費能力跟不上發展節奏。
幾十年前,唐山以鋼鐵產量、煤炭資源聞名。如今,唐山的經濟命脈依舊掌握在傳統的鋼鐵、煤炭行業手中。有個說法是,唐山10大企業,有8家是鋼鐵公司。

(從唐山市政府網頁對工業企業分類,可見其工業構成)
3. 最關鍵的是人  
唐山、長沙發展,除了和原有產業結構導致的路徑依賴有關,更和人有關。
城市競爭,歸根到底是人才競爭。
長沙為網羅人才,可謂用心良苦,打造房價 “價值洼地”,留住人才,就是長沙的一大動作。(參見《長沙:一個讓炒房客,有去無回的城市》)
十年來,長沙的土地供應面積一直很充足。就拿2013、2014年來說,長沙土地供應面積均超過了100萬平方米,量多價廉。2008年至今,長沙銷售的住宅房面積平均每人為2.2平米,在全國的35個重點城市中排名第2。
更為重要的是,長沙市政府對炒房客的打擊力度之大,全國罕有。
根據某房價數據平臺統計,2019年3月長沙平均房價只有1.1萬元出頭,排全國第61位,和湖州、蕪湖、泰州、保定這樣的三線城市差不多。
除了打造“房價洼地”,長沙還打響了人才補貼大戰,推出“人才新政22條”,把補貼對象由博士、碩士擴大為全日制本科生。
在長沙落戶并工作的本科生,最低可享受6000元/年的生活補貼與租房補貼。
一番努力,成果斐然。2016—2018年,長沙凈增人口分別為21.34萬、27.29萬、23.66萬,在全國15個重點城市人才凈流入率中排名第二。


反觀唐山,則有些力不從心。
一方面,唐山高校數量少,本地孵化的人才本來就少,還受到京津地區的虹吸作用,人才流失嚴重。
2011—2018年,唐山常住人口只增長了30萬,平均每年不到4.3萬,連自然增長率都趕不上。


近十年唐山人口增長情況
也許有人就疑惑了,唐山的房價和長沙差不多,為什么二者對人才的吸引力相差這么大呢?
其實,這就回到了第一個問題:長沙擁有現代工業和良好的城市環境,在房價相同的情況下,自然比唐山更吸引人。
現代工業不僅帶給長沙完善的基礎設施,還有綠水青山,橘子洲、岳麓山、石燕湖等自然景區依舊保留著原始的面貌。而唐山,受傳統工業影響,污染指數常年排名全國前列。
拿我常用的一個數據:演出場次。在某知名票務網站查詢,最近一個月,長沙有演出39場,而唐山只有9場。
無疑,長沙更適合年輕人居住需求。
有人,尤其是年輕人才有活力。

4. 只是個縮影  
長沙、唐山,曾經或多或少站在同一起跑線,甚至可以說唐山的風頭蓋過長沙很長一段時間。而如今,卻已物是城非。
這背后,反映的恰好是中國南北經濟的發展和現狀。
據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有關研究,2012年北方地區經濟占比為45.8%,2018年已跌至38.5%,創20年新低。
今年上半年,GDP增速前7的省市,全部在南方,前10中北方僅有河南、山西兩家上榜,并且居于末位。


最近,北方城市紛紛刮起對標風:青島對標深圳、濟南和大連對標上海、陽泉對標安慶、濰坊對標南方5城,正是對這種現象的反映。
和長沙與唐山的差距一樣,一新一舊,也是南北經濟差距的重要原因所在。
但正像老話說的,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,在未來,唐山未必沒有反超長沙的機會,北方經濟加速發展的希望仍在。
正是這種不確定性,讓城市、地區競爭變得更有味道。
畢竟,即便有“投資不過山海關”的諺語,阿里、騰訊最近也在重倉東北。
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舉報
條評論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高級
相關推薦
©2001-2018 唐山信息港 http://www.bgamka.live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冀ICP備12013080號 非經營性網站Powered byDiscuz!X3.4公安網備
首頁聯系我們廣告合作客服QQ:14369595Comsenz Inc.
三国杀孙策